中國北京訊聞  
  當前位置:首頁 > 精準扶貧 > 正文

農婦拿占地補償后獲刑 8年維權終洗冤 錯案糾偏為何難?

      日期:2021-10-20 23:51:41點擊:
導讀:趙劉枝1954年出生,程相奎1959年出生,他們是居住在河南鄭州中牟縣狼城崗鎮瓦坡村的鄰居。判決書顯示,2013年,哈鄭500千伏開封西變220千伏送出工程經過瓦坡村,其中38號塔基永久占用趙劉枝和程相奎兩家共計0.27...

 


趙劉枝1954年出生,程相奎1959年出生,他們是居住在河南鄭州中牟縣狼城崗鎮瓦坡村的鄰居。

 

判決書顯示,2013年,哈鄭500千伏開封西變220千伏送出工程經過瓦坡村,其中38號塔基永久占用趙劉枝和程相奎兩家共計0.27畝永久基本農田。

 

按照相關規定,趙、程兩家得到的占地補償款共10260元。但兩家以塔基占用他們的墓地、補償款少、高壓塔基輻射等為由,與施工方河南送變電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南送變電公司”)交涉,施工方請瓦坡村的村干部做趙劉枝和程相奎工作,經過協商,約定在施工完成后,兩家額外獲得11萬元補償款,其中趙劉枝6萬元,程相奎5萬元。

 

2014年2月和3月,河南送變電公司通過中牟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銀行卡分別給趙劉枝的丈夫馬振嶺和程相奎打款6萬元和5萬元。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11萬元,一年后卻給趙、程兩家帶來了巨大的麻煩。

 

2015年4月10日,趙劉枝和程相奎被中牟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4日被逮捕,理由是河南送變電公司的劉小偉舉報二人敲詐勒索。

 

中牟縣檢察院指控稱,按照河南省政府規定的補償標準,二被告人兩家應得永久占地款共計10260元,但二被告人認為補償款數額太少,多次以38號塔基占其兩家墓地補償數額太少、在高壓塔下面勞動有輻射易患白血病等為由到施工工地阻止施工,強行索要11萬元,后趙劉枝分得6萬元,程相奎分得5萬元。

 

2016年7月12日,中牟縣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分別判處趙劉枝有期徒刑3年零1月,罰金3000元;判處程相奎有期徒刑3年,罰金3000元,并追繳二人所得的11萬元款項。

 

趙劉枝和程相奎均不服,向鄭州中院提起上訴。

 

多次審判中,他們三次被判有罪,分別被判敲詐勒索罪、三年有期徒刑,敲詐勒索罪免于刑事處罰,尋釁滋事罪免于刑事處罰。

 

據《經濟觀察報》報道,趙劉枝案件再審過程中,控辯雙方主要圍繞兩個方面進行:第一,趙劉枝獲得的6萬元是理應獲得的占地補償款,還是通過多次阻擾施工強行索要的非法所得;第二,公安機關的立案程序和法院審理過程是否存在瑕疵。

 

針對趙劉枝所得6萬元的性質,檢方認為,趙劉枝和程相奎多次阻擾工程施工,施工方迫于無奈,給了趙劉枝6萬元、程相奎5萬元,兩人的行為已經構成尋釁滋事罪。

 

辯護律師認為,施工過程中,趙劉枝和程相奎到工程施工地商談補償款事宜,河南送變電公司答應給趙劉枝6萬元。但一直到施工完成后,才將6萬元通過轉賬支付給趙劉枝,因此不存在強迫索要行為。

 

“如果說是強迫行為,當時應該拿到6萬元才同意你繼續施工。”馬雷勇說,“但我們是施工完成后才收到6萬元,怎么就變成了強迫了。”

農婦拿占地補償后獲刑 8年維權終洗冤 錯案糾偏為何難?

 

來源:澎湃新聞

 

嘉賓:侯志遠律師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濟南)分所

 

方弘:又是敲詐勒索,因為索要補償款或賠償款而被定敲詐勒索罪的案件不止這一起。本案中,檢察機關認為兩人多次以38號塔基占其兩家墓地補償數額太少、在高壓塔下面勞動有輻射易患白血病等為由到施工工地阻止施工,強行索要錢款,這涉嫌敲詐勒索。合法維權和敲詐勒索的分界線到底在哪里?

 

侯志遠律師:6年訴訟,7次裁判,21個月錯誤羈押,1次申訴駁回,1次再審決定,3級法院介入,4家法院審理。從2013年征地開始,8年的時間里,兩位村民因補償款維權獲罪,再因堅持無罪繼續維權,進行了拉鋸式的訴訟。好在正義最終到來,雖然已經遲到。

 

因此,如何理清合法維權與犯罪的邊界,確實非常有意義,這關乎中國最基層老百姓的維權及人身自由,同時對推動中國法治進程也極為重要。北京理工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著名刑事律師徐昕老師曾提出“個案推動法治”這一觀點,確實很有前瞻性。今天有幸接受《個案說法》專業平臺訪談,也非常榮幸,希望能用自己的法律知識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如有不當之處,還請批評指正。

 

敲詐勒索罪的特征是指行為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通過威脅、要挾等手段向他人索要公私財物,他人基于恐懼不得已交出財物。因此,如何區分是合法維權還是敲詐勒索犯,就要從行為人主觀上是否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客觀上有沒有威脅、要挾等暴力手段,以及對方是否基于恐懼給出財物等方面來分析。

 

首先,本案因公司占用村民土地引發,占用土地,理應補償。因此,本案具有合法的債務基礎,行為人主觀上也就不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至于補償數額,雙方是可以協商、討價還價的,這本質上還是屬于民法的范疇。即便索要過高也不是犯罪。

 

知名教授羅翔老師曾提出,“對于私權而言,只要法律沒有禁止的都是公民的權利,對于公權而言,只要法律沒有授權的都是被禁止的。權利既包括法定權利還包括道德權利。吃飯吃到個蒼蠅可不可以索賠3000萬?我覺得是有,至于你給不給,那是你的事。所以,對于這種事,法律沒有必要干涉。”

 

本案即便曾有過一次補償,村民因賠償不滿意,后來的索要行為,也是行使民事權利的方式,而不是敲詐勒索行為。前些年,非常知名的郭利因女兒服用“施恩”公司含有三聚氰胺的“施恩”牌奶粉在先賠償了40萬后,因不滿意,繼續索要300萬賠償案件,最終也是由敲詐勒索罪改判無罪。

 

其次,本案行為人的行為只是阻撓施工,作為一名村民,這種行為也達不到威脅、要挾的程度,也難以達到讓對方恐懼這一精神上的強制效應。

 

再次,我認為公司給付財物更多可能是出于商業考慮,而非基于恐懼被迫給付。公司因實施變電工程而在村民土地上建高壓塔基,顯然是一種商業行為,給付財產的更多原因還是基于商業獲利考慮。因為,在村民維權難以施工的情況下,延誤的工期所造成的損失可能遠遠大于再次補償村民的這些錢。公司與行為人以及村委溝通,約定再次補償,屬于私權力的一種處分,法律無需干涉。

 

事實上,通過報道出來的判決可知,公司截至目前也未以“受害單位”名義主動出具任何的利益受損證明,本案并無受害人。

 

方弘:檢方認為,趙劉枝和程相奎多次阻擾工程施工,施工方迫于無奈,給了趙劉枝6萬元、程相奎5萬,因此構成尋釁滋事罪。合法維權和尋釁滋事罪的界限又在哪里?

 

侯志遠律師:尋釁滋事罪是從早期的流氓罪改造而來。該罪的本質還是一種流氓行為,也即主觀上追求精神刺激,客觀上表現逞強耍橫、強拿硬要、惹事生非、無理取鬧。行為人因占地補償進行維權,即便有阻撓施工的行為,但其本質上還是有明確的事實基礎。行為人因對先期補償不滿而阻撓施工的行為,并不是為了追求精神上的刺激。

 

另外,該罪還是個口袋罪,也就是別的罪名裝不下的行為,實踐中通常就裝在這個罪里面。因此,該罪飽受學界及律師界的詬病,急需廢除。因此,只要事出有因,即便維權手段過激,也不能認定尋釁滋事罪。

 

當然,如果在維權過程中有打砸行為,可能會被行政拘留,嚴重的話還可能涉嫌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等罪名,但尋釁滋事罪是無論如何也構成不了的。

 

方弘:經過8年,漫長的司法程序,趙劉枝才為自己洗脫了冤情。一個違法的判決為何糾偏這么難?

農婦拿占地補償后獲刑 8年維權終洗冤 錯案糾偏為何難?

 

侯志遠律師:第一,司法機關權力錯位。剛才也提到了,對于公權力,法無授權不可為,對于私權力,法無禁止則可為。然而實踐中,卻反過來了。司法人員一旦認為行為人的維權行為超出了相關規定,就想當然認為構成犯罪。因為他們會認為,法律已經給你相應補償了呀,你怎么還敢要?法律沒有授權你再要的權力,你還敢再要,就要抓。

 

就像本案,即便已經補償,行為人因為擔心高壓基站會對自己造成自己輻射,擔心會得白血病而再次要求補償,作為一名文化程度不高的村民,這種對自己身體健康的擔憂并非沒完全沒有道理,法律并未禁止村民繼續爭取一些補償以及雙方之間再次協商的權力。

 

第二,擔心追責。根據《國家賠償法》的規定,刑事案件因為錯案造成錯誤羈押的,應當對被羈押人國家賠償。并且,法院還要道歉。

 

另外,對辦錯案的司法人員還有內部考核及處分,特別是近幾年檢察官、法官員額制改革以后,辦了錯案甚至還會影響員額資格,可能要免去辦案資格。因此,大量案件就被“活稀泥”,被“實報實銷”,即關了多久就判多久。我辦理的山東東營的“陳銀三奸淫幼女”冤案,陳銀三已蒙冤35年,是目前可知的山東省蒙冤最長的冤案,至今還未平反,目前還在山東省檢察院審查階段。

 

方弘:維權注意些什么問題才會避免獲罪?

 

侯志遠律師:建議盡量走法律途徑。雖然私力救濟見效快,但也存在刑事風險。本案就是如此,本案歷經七次裁判才改判無罪,雖然最終無罪了,但行為人這些年所遭受的身體及精神上的折磨卻是實實在在發生的。本案算是幸運的。實踐中還有大量尚未平反的案件,這些當事人往往陷入長年的申訴之中,整個生活及精神狀況都發生了重大地改變。

 

另外,積極尋求輿論監督。《憲法》規定,一切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要傾聽人民的意見和建議,接受人民的監督。本案能改判,我想一部分功勞要歸于媒體。正是由于媒體的報道,社會大眾才獲知此案,監督此案。實踐中,冤案的平反幾乎都有媒體的身影。因此,如果因合法維權被刑事打擊,要敢于發聲公布冤情,積極尋求輿論監督,這樣才有可能及時剎住錯誤刑事打擊的列車。

 

方弘:2021年10月11日上午10時,在家中的趙劉枝收到了鄭州中院法官送來的終審判決書。判決書認定,原判認定趙劉枝與鄰居程相奎構成尋釁滋事罪屬適用法律錯誤,應予以糾正,決定撤銷此前判決,認定趙劉枝及程相奎無罪。

 

“遲來的正義即非正義”!“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有錯必糾是勇氣也是責任,如果讓受害者為執法部門的錯誤買單,那么法律的公平正義就將毀于一旦!

農婦拿占地補償后獲刑 8年維權終洗冤 錯案糾偏為何難?

 

 
 


cm

返回首頁 | 關于我們 | 招聘啟事 | 免責條款 | 廣告服務 | 投稿通道 | 專家團隊 | 工作人員查詢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法制晨報網,中國北京訊聞
客服電話:010-69960698 郵箱:1057802431@qq.com
備案/許可證編號為:京ICP備20000290號|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京)字第16247號
全國公安網絡備案:11010802030821  電子郵箱:1057802431@qq.com
信息支持:中國城市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法律顧問:北京趙作明律師事務所主任趙作明聯系電話13120206881 技術支持:法制晨報網
免責聲明:轉載本網原創內容請注明出處。本網部分內容來源于互聯網,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權益 請聯系本網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回到頂部 夜夜高潮天天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