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大型權威資訊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旅游資訊 > 正文

千河大壩游記

   來源:法制晨報   日期:2021-03-09 18:10:46點擊:
導讀:文 圖董學武 咸陽西去,三百里,直指千河大壩。一片碧水環山抱,綠水青山如畫。七十年代,引渭工程,誰人汗水灑?五十春秋,悄然雪染白發。一座水利豐碑,千河大壩,引渭上塬,雞毛居然上了天!雄哉!千河大
文/圖 董學武

       咸陽西去,三百里,直指千河大壩。一片碧水環山抱,綠水青山如畫。七十年代,引渭工程,誰人汗水灑? 五十春秋,悄然雪染白發。一座水利豐碑,千河大壩,引渭上塬,雞毛居然上了天!雄哉!千河大壩,偉哉,引渭工程,功在千古。青史永垂不朽!這是我時隔50年后,重游千河大壩,于2020年5月1日,即興填下的一首詞,《念奴嬌.千河大壩》。

       自古道,前人栽樹,后人乘涼。我忽然想起了一首兒時很喜歡唱的歌《我們是革命后一代》,如今依稀記了幾句:我們是革命后一代,懂得幸福從哪里來。沒有先烈灑熱血,哪有紅花遍地開。沒有父輩打天下,哪有今天的好時代!......

       我坐在咸陽至寶雞的高速列車上,沿著關中平原渭河古道,一路向西風馳電閃般的行駛。透過車窗,盡情欣賞那一眼望不到邊,婉若巨龍的寶雞峽千河大壩引渭渠,高高懸掛在半山崖上。碧海青天千里秀,綠樹紅樓萬戶春的自然景色,恰似一幅幅出自油畫大師的精美作品。令人驚訝,摧人神往,叫人倍感做一個三秦兒女的驕傲和自豪!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眨眼一瞬,50個春秋過去了。在我平凡而并非平凡的人生中,既有一帆風順,也有驚濤駭浪。既有一馬平川,亦有窮山惡水。隨著時光的流逝,許多事情都慢慢地淡忘了,甚至成了一張白紙沒有一點兒印象了。但在我的記憶中,50多年前,即1970年隨著咸陽數千名民工,義務勞動大軍一起,奮戰230多個日日夜夜,披星戴月大戰千河壩熱火朝天的情景,如一幕幕電影一般,依然歷歷在目。

       2021年2月17日,作者夫婦在50年前住過的窯洞前合影,感慨萬千。為了積極響應毛主席和黨中央農業八字(土、肥、水、種、密、保、管、工)方針的偉大號召,全國億萬人民群眾齊動員,工、農、商、學、兵,男女老少齊上陣,“老三屆”上山下鄉知識青年齊參戰。聞名華夏、恩澤數百萬中原老百姓的紅旗渠水利工程,就是在那個不平凡的年代,奇跡般地涌現出來的。
 
       記得,1970年農歷正月十六,剛剛下了一天一夜的鵝毛大雪,八百里秦川、關中平原上空,如同清水洗了般的干凈明亮。站在渭河岸邊,遙望秦嶺,蘭天、白云、飛鳥,山路、樹木、行人,一目了然。
 
       雞叫頭遍時,和咸陽市人民政府一河之隔的渭河南岸,先鋒營(灃西公社)紅衛連(段村大隊)幾個25瓦的大喇叭,就象黃建民的秦漢戰鼓一般,一陣緊似一陣地擂開了。“修千河大壩的民工們請注意,F在趕緊起床做飯,收拾行李,自帶碗筷,肩上撅頭銑,拉上架子車,快點兒給火車西站走!火車不等人。10點整車就開了。遲咧,自己想辦法!”
 
       那個時候是軍事化營連編制,大家的行動就是快。一個公社一個營。一個大隊一個連。喇叭一叫,個個鞋底跟抹了油一樣,三捶兩梆子,比賊都跑的歡。平常“八點開會九點到,十點跟上聽報告”的瞎毛病,早都沒影了。不到十點,人和東西都上了火車了。
 
       嗚——!隨著長長一聲汽笛的轟鳴聲,火車沿著隴海鐵路一路往西。不知跑了多長時間,緩緩地停在了寶雞虢鎮車站。出了車站,人流、車流右拐。穿過鐵路,越過寶雞西鳳酒廠,沿著崖畔向北右拐。順千河東岸,踏著三級石子馬路,人們嘻嘻哈哈,天南地北,胡張浪諞,一路朝著翹首以盼的千河大壩工地,爭先恐后的奔去。大約走了30多華里。忽然,
 
       “千河大壩工地到了!——”不知是誰扯開嗓門喊了一聲。大家猶如一輛馬路上行駛的汽車,嘎然而止,停下了腳步。人們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向著前方遠遠望去。千河大壩工地果然到了。只見一條三、四華里長的千河大壩,東西橫臥在開闊的千河之上。千河大壩背水陽坡上,醒目的寫著“水利是農業的命脈”八個巨大的綠底白色黑體字。據紅旗連知青張放軍告訴我,一個字高達15米,寬10米,是他帶領四、五個人,用了一個多月才完成的。千河大壩上,數不清大大小小的紅旗迎風飄揚,似乎一片紅色的海洋。汽車、架子車、鏟土車,拖拉機、挖掘機川流不息。震耳欲聾機器的轟鳴聲,工地喇叭聲,以及打夯叫號的吶喊聲交織在一起,恰似一曲震撼心靈的社會主義建設交響曲!

喇叭傳來了激動人心的《社會主義好》
社會主義好,
社會主義好!
社會主義國家人民地位高,
反動派被打倒,
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
全國人民大團結,
掀起了社會主義建設高潮,
建設高潮......

《在北京的金山上》
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
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陽
多么溫暖 多么慈祥
把我們農奴的心兒照亮
我們邁步走在
社會主義幸福的大道上......

       踏著音樂的鼓點,跟著喇叭的旋律,我們邊走邊唱,邊唱邊走。穿過塵土飛揚,緊張忙碌的施工工地,顧不上細看歡迎人群熱情的笑臉,和那墻上樹上到處貼滿了的各種各樣的彩色標語:“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愚公移山,改造中國。車子不停人不歇,千河壩上過春節。不修好千河壩,男的不結女不嫁。兩眼掙成膠鍋鍋,不叫大壩增豁豁 。眼熬爛,筋掙斷,七.一通水一定要實現!”......

       不一會兒,我們先鋒營紅衛連十幾個民工,便被安排在了大壩東頭付家崖村,一個名叫丑丑家右邊的窯洞里。窯洞座東向西,估計住過幾代人了。窯洞南北寬約八九尺,東西進深大概不到三丈。窯門靠左東西地面上,是一溜臨時用木棍圍起的麥草通鋪。房東說窯洞冬暖夏涼,縣長的婆娘——嘹的太太!

       窯洞門前就是廚房。一人一個半斤重的白杠子蒸饃,一老碗白菜熬蘿卜,上頭似乎漂了幾個油潑辣子油花花。飯量大的,再加上一個或半個饃。要叫馬兒跑,先叫馬兒要吃飽。

       剛撂下碗,哨子就響了,該上工地了。

       不遠處,挖掘機和鏟土車轟鳴的地方就是土場。我手提架子車攀繩找到了自己的架子車,在土場順手摸了一把鐵锨。三下五除二,一架子車土就裝滿了。一個老民工說,帶加高板的,一架子車頂少也有七八寸土,甚至八九寸的,也就是說1000多斤。

       其實重車子并不重,多半都是下坡路。不要人出勁,只要雙手把轅向下梢維一押,車子便忽忽忽地往前跑了?哲囎由掀聟s是很重的,猶如碌碡拽到半坡上——絕對不敢松勁的。有驗經的人,下坡時,只要架子車一動,便雙手緊緊地穩住車轅,如打秋千似的,雙腳自然下垂。腳尖在地上使勁一點一點又一點的,架子車便自動向前一動又一動的。有的婦女個子小勁小的,干脆用左肩或右肩死死頂住車轅,鼓足吃奶的勁,調整把握架子車速度的。只要眼尖手快腳下穩,沉著冷靜心不慌,架子車便不會失控,旋風般的忽忽忽向前奔去。猶如高速路上急馳的小橋車,眨眼就沖到了千河大壩東頭橡皮路(也叫搓板路)上,車子便慢慢地停了下來。

       這時我才如夢初醒,長長出了一口氣。卻忽然想起了吆馬車師傅一句大行話:車戶的眼,丈二遠。我看我的眼最少就得八丈遠。緊管我小心翼翼的,還是在一次下坡時出了意外,右腳面讓架子車輪子壓傷了。鄉黨董志義用架子車,來回跑了100多里路,把我送到了寶雞市康復二院的。

       凡是參加過修建千河大壩的人都知道,架子車一旦到了橡皮路上,好像走在彈簧路上。跳巴蕾舞似的,不是架子車催人,而是人要使勁拉車子。幾乎一半力氣都做了無用功。汗流夾背也顧上擦,只好用手或袖子瞬間一碼。也許怕慢耽誤工程進度,也許怕熟人看見了笑話,也許怕什么領導發現了招禍。只好硬著頭皮,弓腿彎腰悶頭往前拽,直至拉到把土倒了才算一趟。

       工地上不管男女民工都是一天三班倒。人歇車不停。一人一班四車土,約合虛方3.5--4方左右。一天來回四趟,大概要跑24華里。工地上一天到晚,人頭涌動,架子車川流不息。人們摩肩擦踵,又說又笑。猶如農村老百姓農閑,成群結隊逛廟會一樣熱鬧。

       晚上,千河大壩上,燈火輝煌,人山人海。天上人間,熱鬧非凡。遠遠望去,恰似《三國演義》中著名的夜戰馬超的古戰場。

       毛主席說過,婦女能頂半邊天。在千河大壩工地上,日夜活躍著一支敢打敢拼、巾幗不讓須眉的鐵姑娘戰斗隊。這個戰斗隊鐘在廟內,聲在廟外。遠遠望見鐵姑娘戰斗隊隊旗,高高聳立在千河大壩工地上迎風飄揚,人們臉上自然就會浮現出一種,難以形容的驕傲和自豪。參加鐵姑娘戰斗隊的,都是咸陽市渭城區東風營(石橋公社)的知青。即咸陽四中老三屆(66、67、68)學生,上山下鄉或返鄉知識青年。年齡一般20歲左右,初生牛犢不怕虎。鐵姑娘戰斗隊一共14人,(劉風蘭、張培君、崔文蘭、楊西玲、馮冰、連榮琴、邊玉琴、閆桂賢、鄭喜蓮、喬現林、石淑梅、張亞敏、張娟利、喬新惠)等。劉鳳蘭是隊長,后來被推薦上了清華大學,成了首批工農兵大學生。

       連榮琴雖然右腿有病,但爭搶重車拉,誰也勸不下,硬是不下火線。一天晚上,邊玉琴上班拉土,不幸遇到塌方,架子車和人都壓在了土下,幸虧大家連手快,把她及時送到了寶雞市康復醫院,才逃過了一場劫難。張培君等人腳上磨下了雞眼,走路都疼的咬牙,依然堅持上班。腳跑腫了,又跑塌了。又跑腫了,又跑塌了。反復多次,仍然堅持,硬是不下戰場。她們說:一干起活就不知道疼了。她們口號是:把一切獻給黨!她們沒有忘記毛主席的教導:你們青年人朝氣蓬勃,正在興旺時期,好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

       常言道,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一天,工地大喇叭突然傳來了一個好消息:全國首屆勞動模范、務棉能手魯桂蘭到千河大壩工地慰問大家來了。千河大壩工地一下子炸開了鍋。頓時,東西三、四華里長的大壩工地瞬間沸騰起來了。魯桂蘭千河大壩工地提夯打壩的佳話已經過去半個世紀了,但她和民工門一起提夯叫號子(抓革命呀,——坳呀!促生產呀——坳呀!聽黨話呀,——坳呀!跟黨走呀——坳呀!人心齊呀,坳呀!泰山移呀,坳呀!......)的音容笑貌,至今回想起來,令人耳目一新,終生難忘。干部參加集體勞動,和群眾打成一片,干群眾魚水情激動人心的故事,如《地道戰》電影一般,永遠在三秦大地、咸陽民間久久不息地傳頌著。正如毛主席說的: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是在群眾斗爭中產生的,是在革命的大風大浪的鍛煉中成長的。應當在長期的群眾斗爭中,考查和識別干部,挑選和培養接班人。

       一天中午,咸陽工區大喇叭反復播頌著先鋒營的幾篇新聞稿。其中有紅衛連《向董清才學習》、紅星連《學習趙連壁,日上四方八》,《婦女能頂半邊天》,《民工榜樣王志明》、向陽連《干部帶頭人牛治通》等。不久,趙連壁因此參加了西安市(當時咸陽屬西安管)舉辦的《學習毛主席著作極積分子代表大會》。先鋒營一下子在咸陽工區出了名,成了人們飯后茶余的熱點。工程進度奇跡般忽忽忽的上去了。這些稿件都是營長唐玉昆和連長董順義安排我親自采寫,工區宣傳部廣播站陳學超審稿,播音員張安祖和一個女的滿腔熱情播頌的;厥啄羌 情燃燒的歲月,仿佛就在昨天。

       聽說要去寶雞修千河大壩,先鋒營紅星連不少女青年,爭先恐后地跑去報名參加了。張青草、王蝴蝶、王玉俠、王密俠、張格娃、張彩俠等10余人,自發組織了一個《半邊天》戰斗小組。不怕臟、不怕苦,不怕累。敢想、敢說,敢干,敢和男的比高低。無愿無悔地把自己的青春年華,奉獻給了祖國的社會主義建設——寶雞峽千河大壩。

       一天,一個民工收到了一封鄉黨捎來老婆寫的信,高興得眼都成了一條鏠了。不料,打開一念,火冒八丈:放的狗屁!分明是假傳圣子。原來,信上寫的是:娃他爸,你去工地時間不長,我有病,娃有病豬也有病。惹得人們笑的前仰后翻的。

       正在千河大壩工程大干快上的關鍵時候,先鋒營卻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牛肉中毒事件。氣得唐營長暴跳如雷:這就是階級斗爭!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先鋒營紅衛連民工董震林,前幾天從家帶來了幾斤熟牛肉,如做賊似的偷偷給了幾個關系好的鄉黨,誰知因福得禍。沒等到半夜窯洞里就不得安寧了。頭疼的,肚子疼的,拉稀的,爭著搶著提著褲子往茅房跑的。還有的來不及穿褲子把屎拉到被子上的。甚至有的剛剛跑出窯洞口、廚房門前實在夾不住了,干脆撲啦啦——猶如正月十五晚上放煙花,拉了滿院子的。一時間,整個窯洞臭氣沖天。多虧寶雞市康復醫院連夜派來了幾輛救護車,大家才心里一塊石頭落了地。

       董震林一蹺進營部窯洞門,早都尻子沒脈了。嚇得頭都不敢抬,兩腿啪啪啪的直打顫,就像撒糠一樣。營長劈頭便問:“你就是董震林?!”“就——就是。”“綁了!明天召開全營民工批判大會!”營長又問:“屋里啥成分?”“富、富、富農。”“看,這不是階級斗爭是什么?!”看來,董震林大禍就要降臨了。不料 ,當天下午,營部接到了一個長途電話:紅衛連村上也發生了同樣的牛肉中毒事件。紅衛連牛肉中毒事件的風波,這才如豬尿泡戳了一錐子——頓時把氣放了。董震林也是不幸中的萬幸,終于避過了一場大禍。

       原來,幾天前,村上因病死了一頭老黃牛,隊長嫌埋了太可惜了。派人把牛一剝,皮賣了,牛肉煮熟給大家分了。豈知,當晚牛肉中毒事件就發生了。村上、防疫站、市政府層層上報,當晚,咸陽市政府就迅速派來了市一院、二院100多名醫務人員,利用村大隊部九間房,很快辦起了一個臨時醫院。九間房一下子睡滿了病人,哭的,笑的,打的,鬧的。大夫、護士忙前、忙后。病人家屬大吵大鬧。幾乎整個村子如鴉雀窩里戳了一竿子——亂了套了!一位正在床上掛吊針的70多歲的老婆,媽呀、爸呀的直喊叫:“大夫——,你給我把藥和稠些,我還想活呢!”

       千河大壩合垅工程即將勝利完工的一天晚上,工程指揮部還為日夜奮戰在千河大壩的咸陽民工,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文藝晚會。晚會開始兩個節目,一個是快板:竹板打,響連天,咸陽民工不簡單。有的拉著架子車,有的肩的鐵頭锨。刀山火也敢上,千河大壩扎營盤!......第二個是西北國棉一廠(原國務院副中理吳桂賢單位)工人毛 澤 東思想文藝宣傳隊的《逛新城》:雪山升起了紅太陽......。最后押柱的是咸陽市大眾劇團,國家一級演員,著名秦腔表演藝術家馬金仙的大型秦腔移植戲《紅燈記》,引起了臺下民工雷鳴般的掌聲,轟動了整個咸陽工區,也為一線民工送來了精神大餐。

       一天下午,工區大喇叭一遍又一遍的播頌著一條特大新聞:

      “東方紅一號”"衛星,是中國發射的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于1970年4月24日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成功發射,由此開創了中國航天史的新紀元,使中國成為繼蘇、美、法、日之后世界上第五個獨立研制并發射人造地球衛星的國家。

      “東方紅一號”衛星重173 千克,由長征一號運載火箭送入近地點441千米、遠地點2368千米、傾角68.44度的橢圓軌道。它測量了衛星工程參數和空間環境,并進行了軌道測控和《東方紅》樂曲的播送 ......。頓時,千河大壩工地一下子沸騰起來了。毛主席萬歲的歡呼聲響徹云霄。

       記得,10年前,受咸陽民營企業家協會會長鄭勇的邀請,我曾去了千河大壩。2017年5月1日,在朋友宋玉龍的專車陪同下,我又一次來到了千河大壩。但遺憾的是都沒有留下什么文字。這次我考慮再三,終于留下了這點兒不成文字的文字。就當是對自己遺憾的一點兒彌補。也是對當年共同奮戰在千河大壩戰友的懷念和歷史的記憶。更是為500萬咸陽人民,特別是秦、渭兩區人民立下一塊永不磨滅的豐碑!

2021年1月1日、

千河風光

(責任編輯:)

返回首頁 | 關于我們 | 招聘啟事 | 免責條款 | 廣告服務 | 投稿通道 | 專家團隊 | 工作人員查詢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法制晨報網
客服電話:010-69960698 郵箱:1057802431@qq.com
備案/許可證編號為:京ICP備20000290號|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京)字第16247號
全國公安網絡備案:11010802030821  電子郵箱:1057802431@qq.com
信息支持:中國城市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法律顧問:北京趙作明律師事務所主任趙作明聯系電話13120206881 技術支持:法制晨報網
免責聲明:轉載本網原創內容請注明出處。本網部分內容來源于互聯網,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權益 請聯系本網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回到頂部 夜夜高潮天天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