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新媒體央視頻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新聞 > 正文

隱山讀橋(散文)

   來源:法制晨報   日期:2021-09-06 09:45:38點擊:
導讀:鄢德全湘潭縣西南部有座隱山,主峰海拔437米,東西走向,長10千米,面積約22平方公里。隱山不高也不大,卻因一些不凡的人物與故事而聞名天下,俗有天下隱山之說。北宋文學家周敦頤曾于此講學,后人建祠祀之。銀杏
鄢德全

       湘潭縣西南部有座隱山,主峰海拔437米,東西走向,長10千米,面積約22平方公里。隱山不高也不大,卻因一些不凡的人物與故事而聞名天下,俗有天下隱山之說。北宋文學家周敦頤曾于此講學,后人建祠祀之。銀杏、垂絲柏各一株傳說分別為周敦頤、胡安國親手種植,至今挺拔茂盛。

       從隱山深處流出兩條山溪都叫隱水,一條從西南麓流出,一條從東北麓流出,在通箭橋邊匯成一處。奔涌10千米入涓水,匯湘江,融入長江、東海。隱水上有八座建于南宋時期的石拱橋,每座橋頭都有一株碩大的樹木,除隱水橋頭生長的是香樟外,其余七座均是重陽木。經考證,樹齡都在520年間。八座石拱橋旁的八株古樹,相依相伴,是隱山下、隱水溪邊一道奪目的風景。古今皆稱:隱山八景。他們從上至下分別是隱水橋、留葉橋、通箭橋、珂理橋、獅龍橋、栗林橋、神仙橋、龍王橋。八橋跨度數米至10數米不等,但建造風格相似,所用石材均為一色的青石。猶如八幅浸潤遠古風情的小橋流水式的古樸畫卷,韻味無窮。鄉親們告訴我,八座橋都有著自己的故事。

       盛夏時節,我們在隱山下的隱水溪畔,翻開幾座石拱橋或是塵封或是散發著油墨芳馨的昨天和今天的故事。

       流葉橋是西南山麓流出的隱水流經的第二座橋,第一座橋是隱水橋。流葉橋的故事開始于還沒有它的時候。據《大明一統表》和清光緒《湘潭縣志》記載:唐開元中,洞山僧良價為覓師訪道至此,見溪流菜葉,沿溪拔草六、七里,遇老僧,奇形異狀,問得何道,僧言見兩泥牛斗而入海,尋無消息。問難久之,僧不答。夜半老僧焚庵而去,留詩石壁云:“三間茅屋從來往,一道神光萬境間。莫把是非來辨我,平生穿鑿不相干”。隱山之名遂著。泥牛入海之辭也出于此時此處。

       許多年以后,人們在此建造石拱橋時,為紀念洞山僧良價在此發現溪中菜葉之舉,取名流葉橋。

       20世紀50年代末的1958年,隱山上下的古樹古木紛紛作了“大煉鋼鐵”的陪葬品。濫砍泛伐,讓青山綠水轉眼間變成窮山惡水。山上的樹砍光了,一伙人涌向流葉橋頭,向已有460年年輪的重陽古木揮動了利斧。

       眼見得好端端的樹木化成灰燼,急壞了當地兩位年近六旬的老人,他們用身體護在樹干上,阻止砍樹,幾個民兵跑過來,制住了老人。利斧朝著重陽木的底部樹干砍去。樹干被砍斷了五分之一,傷痕處流出了殷紅的樹汁。兩位老人氣得渾身發抖,但又動彈不得,只能破口大罵砍樹的人。

       這一切,被回鄉調查的彭德懷元帥看到了。他立即制止了伐樹者的行為。他說:橋頭上有棵樹好遮陰乘涼,我們共產黨人決不能斷老百姓遮陰乘涼之便。彭老總還說,我們不但不能再濫砍泛伐,還要積極地植樹造林。重陽木被保住了,為了銘記彭總護樹的功德,把彭總從利斧下保護住的重陽木喚作“元帥樹”。如今,隱山的山嶺已被森林全部覆蓋。有的已經長成了撐天大樹,“元帥樹”的傷口也已基本愈合。再沒有濫砍泛伐,再沒有對林木的破壞,真正的青山綠水重返隱山了。

       東北山麓流出的隱水流經的第一座橋叫珂里橋,西南麓東南麓兩股溪流在通箭橋旁聚成一條溪流。上個世紀70年代,一場暴發的山洪,從西南從東北兩端直逼通箭橋,兩端的道路被洪水沖斷了,石拱橋讓洪水沖垮了。只留下橋頭上的重陽木,而它也因樹橋分離,慢慢衰去。今天通箭橋頭,這棵從上至下都枯了的重陽木,底部的小枝綠色,僅證實它還沒完全死去。從此,八橋八景就成了七橋七景。

       獅龍橋,是隱水流經的第五座石拱橋。周小舟同志的故居緊傍橋邊。所以叫獅龍橋,就是連綿在石拱橋東北的兩組山巒,一組似獅形,一組似長龍。橋頭上的重陽木不知何故何年月就沒了。石拱橋也因西南是低洼的平地,東北是兀突的山頭,上世紀70年代的公社和公社衛生院建在橋東北的高坡上。石拱橋上覆蓋了半米深厚的混凝土,將石拱橋掩蓋在現代公路橋的底下。不仔細觀察,根本不知那橋下還有一座橋。

       隱水流經的第六座石拱橋叫栗林橋,一棵重陽木像濃郁的大傘把栗林橋遮蓋在濃蔭里。又有兩股無名的小溪流經這里匯進隱水。據傳,修建栗林橋時,溪兩岸各有一大片栗林,結出來的栗子比別的地方的顆粒大,味道比別的地方的栗子甜美。主持建橋的人就給這座橋取名栗林橋。

       栗林橋比隱水上游的五座石拱橋都氣派?缍群透叨纫灿蟹N鶴立雞群的感覺。

       緊傍栗林橋西南部是個叫鄢家灣的去處。這里,沒有任何資源和地理優勢,老百姓長期以來守著自家的一畝三分地進行傳統的耕作。一年到頭,入不輸出,是個窮得出名的地方,當地政府和銀行常為鄢家灣的貧窮和高筑的債臺頭疼。

       改革開放的春風終于把這個昏昏欲睡的土地吹醒。一個在北京部隊工作的鄢氏子弟,領著一群20出頭、30出頭的本家去天津、北京承接油漆、木工的業務。隨著口袋里每年多出兩倍甚至數倍的收入,他們眼界更加開闊了。辦廠當老板去。就在這20多年里,鄢家灣及其周圍的鄢氏子弟冒出了30多位廠長,他們分別在北京、天津、上海、廣州、山東、江蘇、浙江、河南、河北等全國數十個城市辦起了家具廠。一流的質量、一流的工藝,讓他們的產品走進了大都市的千家萬戶。

       原來,銀行最頭疼的負債大戶鄢家灣,30年前就轉型為只存不借更不負債的鄢家灣。轄區內有一萬多人的一家銀行,鄢家灣的存款余額如今已占了他們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額度。

       栗林橋這個栗林,諧音立林,鄢家灣的鄢氏子弟用他們的聰明才智鶴立雞群,自立于改革發展的潮頭上。

      栗林橋往下不足兩公里是隱水的第七座石拱橋——神仙橋。他與栗林橋同樣挺拔兀起,氣勢非凡。

       為什么叫神仙橋呢?還真有個神仙的傳說。

       在神仙橋的所在地,周圍的東邊山上、北邊的稻田里、西南邊的隱水溪里,各有一塊凸現約10多噸輕重的大石頭,三石鼎立,數10米間距基本相等,就像能承受一口可煮噸米的大鍋。

       傳說,當年修神仙橋時,100個人做事,吃飯的人卻只有99個,天天如此。而這座石拱橋建造得非?,比上頭的栗林橋建造的工期差不多少了一半,而質量和工程量比栗林橋更好更大。

       人們說,“那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是玉皇大帝派來造橋的。”不食人間煙火,那他自然要食仙界煙火。所以那三塊幾乎為等邊三角形的石頭,就是神仙煮飯所用的“仙灶”。

       千百年來,勞動人民中有許多類似的傳說,如《愚公移山》等等。那些傳說都是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向往。特別是當遇到自我力量難以承受的負重時,便會祈盼虛無世界里那些無所不能的“神仙”。

       其實,真正無所不能的永遠是人民,是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

       人們修橋干什么?就是過河、就是通過、就是通行,就是為了更好地生產生活。如今,隱山周圍硬化了的縣道、鄉道、村道縱橫交錯,并全部進村入戶。道路通過的地方,所修造的各種橋數以百計。以前,人們不可能做的美夢,卻成了今天的現實。

       神仙橋之下是龍王橋,從上至上它是隱山第八座石拱橋,或曰隱山第八景。有人也許要說,這龍王橋也該是個有故事的去處吧。沒錯。

       傳說遠古時期,隱山腳下發生大旱,方圓近百里數月無雨、塘干壩凈、農田如焦土,眼看著顆粒無收,人畜已無飲用水可取。東海龍王巡查至此,他叩開一家門院,向其索水解渴,開門的老翁將其僅存的半壺水施與東海龍王,龍王感動老翁之厚道善良,遂降旨布雨,隱山方圓百里下了三天三夜的雨,讓個塘滿壩滿。老百姓為感恩龍王,后來建橋時,便取了個龍王橋的橋名。

       龍王橋北,是個叫桂再堂的地方,這地方可了不得。清代出了個給皇帝老爺教書的周系英。他的堂弟周系輿招了個女婿左宗棠,15歲入周門,在周家住了10多年,后來官至軍機大臣。他們周家還出了一群享譽四方的“湘潭女詩人群”。

       龍王橋下隱水的溪床比之前的七座石拱橋的溪床都寬,因而橋的跨度更寬。重陽木同樣將石拱橋掩蓋在濃蔭里。每到夏日,便是附近人們歇息乘涼的好處所。左宗棠就曾經是它的?。他在橋上看書,在橋上玩耍。后來,他在京城為官,還扯出一個他與龍王橋的故事來。

       那是左宗棠在朝中做了軍機大臣后的一天,上朝剛回府,書童稟報:湘潭周夫人的堂侄周會臣求見。聽說是隱山岳丈家的貴客來了。左宗棠快步如飛迎了出來,命家人熱情款待。周會臣是個秀才,到京城里來就是想要姑爺老子幫他謀個一官半職的。左宗棠官居一品,弄個小職位不是什么大事,他卻特別痛恨搞裙帶關系一類的官場陋習,本不愿理會周會臣的請求。但岳丈一家人待他恩重如山,且自己無有絲毫回報。心里想,只要這妻侄有可用之才能,也不妨試試。

       左宗棠想到此,便說:“我得考考你。就一個考題,題目出在你家門前的龍王橋。”周會臣聽得姑爺老子這么一說,可高興了,一個考題,還考的是那座從小到大熟悉不過了的龍王橋,他忙說:請姑爺老子出題。

       左宗棠輕輕一笑,“會臣呀,這可是一個偏題。”周會臣想,龍王橋的題再偏,也不可能搬走了考。見周會臣毫不在乎的得意樣,左宗棠一板正經:會臣聽題,龍王橋東邊上橋,西邊下橋,東西上下階層各是多少?

       這考題不是容易,是太容易了呀。周會臣想,龍王橋我差不多天天都上去啊?墒,誰會去數、去記那階層?他搜腸刮肚,就是記不得那階層是多少。

       見周會臣那一付窘態,左宗棠說:那階層,東邊上去9層,西邊下去10層,東西恰是19層。你若不信,回家數一數。接著左宗棠語重心長地說:會臣啊,身在物中不知物,滿腹詩書也荒唐呀。若是讓你做縣官,民情不察、民苦不問,你說百姓冤不冤?若是讓你去領兵,敵情不視、軍情不曉,你說打得了勝仗?這個官你還是不要去做的好。

       周會臣心不服也得口服,接受了姑爹姑媽的款待后,著急回了桂再棠。丟下包袱,他就往龍王橋上跑,一數,龍王橋東西上下階層與姑爺老子說的一層無誤。

       佇立龍王橋上,看潺潺隱水北去,我們思緒飛揚。隱山腳下,隱水之上的石拱古橋,連同與其長久相伴的古樹,帶給人們彌久芳馨而厚重的文化和刻骨銘心的記憶。是一本很厚很厚、值得終生閱讀的書。

(責任編輯:)

返回首頁 | 關于我們 | 招聘啟事 | 免責條款 | 廣告服務 | 投稿通道 | 專家團隊 | 工作人員查詢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法制晨報網,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新媒體央視頻
客服電話:010-69960698 郵箱:1057802431@qq.com
備案/許可證編號為:京ICP備20000290號|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京)字第16247號
全國公安網絡備案:11010802030821  電子郵箱:1057802431@qq.com
信息支持:中國城市管理法治研究中心 法律顧問:北京趙作明律師事務所主任趙作明聯系電話13120206881 技術支持:法制晨報網
免責聲明:轉載本網原創內容請注明出處。本網部分內容來源于互聯網,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權益 請聯系本網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回到頂部 夜夜高潮天天爽